羡归鸿

weibo:_谁羡骖鸾_

【all羡】我的前半生

又名:魏无羡的大型玩脱现场
请多多评论鸭!!!

       魏无羡活了二十多年,撩天撩地撩空气,向来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只上床,不谈情。他自觉不会喜欢上一个人,至少不会太喜欢,人生苦短,何必往脖子上套犁拴缰。

       他这样的想法来自于他的奇葩父母。他爸魏长泽,是个满世界跑的职业摄影师,沉默寡言,但是莫名其妙的挺有钱,只对他妈言听计从。他妈更奇葩,是云南边境那边什么部落里什么教派的传承人,藏色不是真名字,因为她长得太祸水,她那个神棍师父抱山就给她起了这么个名。云南少数民族多,民风开放,很多人都是看对眼了就睡一夜,第二天就分开各过各的,自由得不行。藏色一开始光顾着跟魏长泽私奔来着,都没想跟他结婚,觉得结婚这个形式没有意义,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魏长泽也听她的,最后魏无羡都满地跑了他俩也没结婚。

       魏无羡属于早熟型的,从小就记事早,爹妈什么模样说过什么话他都记得。有一段话他印象极为深刻,当时他大概五六岁,藏色摸着他的头说:“崽啊,以后一定要追求自由啊,千万别被那些个乱七八糟的给束缚住了。你爹那朋友,叫江枫眠的,跟他老婆包办婚姻,感情不和,两地分居,剩下姐弟俩怪可怜的。阿妈今天跟你说的一定要记住啊。”他爹不说话,光点头。

       后来魏无羡爹妈出了意外,他在孤儿院长大,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见多了,对情爱之事看得更淡了。魏无羡长相随了藏色,精致漂亮,一双桃花眼波光流转,一眼就能勾走别人的魂。他生得好,脑子又聪明,嘴又甜,会讨人喜欢,读书的时候追他的男孩女孩能填满学校人工湖。魏无羡向来不在意,一是他没动心思,二是他也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德行,人家都想跟他搞对象,他压根不想谈情说爱光想打完炮走人,没必要耽误人家,足足做了十八年单身狗,连女孩子手都没摸过。

       魏无羡第一个男人是蓝曦臣,大他十岁,云深集团的老总。魏无羡聪明,一路跳级,十八岁就大学毕了业,跟他爸一样做摄影师,赚点钱养活自己绰绰有余。他俩是在一个酒会上遇见的,魏无羡给那些社会名流拍照,酒会是蓝曦臣干兄弟办的。魏无羡那时才毕业没多久,穿着白衬衫牛仔裤帆布鞋,十足的青葱水嫩,睫毛长长酒窝浅浅,笑起来又乖又甜,把蓝曦臣迷得神魂颠倒,当天晚上就滚到一起去了。魏无羡对蓝曦臣这个炮友很是满意,英俊多金器大活好,还不干涉自己生活,性格又温柔体贴,觉得能做长久床伴挺好的,蓝曦臣要结婚了他也祝福。

       他不知道蓝曦臣对他也满意极了,一见钟情,拼着家里反对也要跟他结婚,等不及他到法定结婚年龄还把他出生日期都给改了,告诉下属都不准走漏风声,准备给魏无羡一个惊喜。谁知道有个员工说漏嘴叫魏无羡听见了,说什么我们蓝总真是深情啊偷偷策划婚礼不让夫人知道之类的。魏无羡心想既然蓝曦臣要结婚了,他也不能在这破坏人家夫妻感情啊,反正只是床伴关系说断就能断。他还有点庆幸,蓝曦臣器大活好不假,器太大活也太好了,每次搞得他腰酸背痛下不了床,很困扰的。

       魏无羡回他俩住的地方,把自己的东西简单收拾一下就走了。床头柜上留张便条,写着:既然你要结婚了,那我就祝福你叭,好好过日子,不要想我,我们的床伴关系已经结束啦!顺便心疼一下你老婆的腰。最后还画了个鬼脸。

       蓝曦臣面对着人去屋空的景象,又看见这张纸条,脸都青了。

 

 

       魏无羡逍遥自在地过了好几年,到处旅旅游拍拍照,偶尔跟个小帅哥来一发,不用天天腰痛,实在畅快极了(那个小帅哥叫温宁,后来天天给他拎相机)。他小时候生活在云南,很能吃辣,到了湖北简直就像进了天堂不想走了,就在一个酒吧做驻唱,温宁给他当保镖。在酒吧里他认识了江澄。江澄是个贝斯手,是他喜欢的长相,细眉杏目,有种锐利的俊美。他俩脾气相投,看对方都挺顺眼,一来二去就成了炮友。

       魏无羡真挺喜欢跟江澄在一起的,但是后来就不太敢了。有一天晚上他俩干完事在那抽事后烟,   就聊起自己的家庭。江澄就说他父母是包办婚姻,性格不合,感情一直不好。他爸跟他妈结婚之前还有一初恋,他妈一直怀疑他爸对初恋旧情未了,哪怕初恋跟他爸的朋友跑了这怀疑也没打消。最后闹得两地分居,他和他姐很不好过。魏无羡听完心里“咯噔”一下,卧槽,这不跟我爹那个倒霉朋友一样吗。

       魏无羡把烟从嘴里拿出来,清清嗓子,问了一句:“那个,我问一句,你爸叫什么啊?”

       江澄:“江枫眠啊,怎么了?”

       魏无羡手一抖,烟没拿住,把床单烧了一个窟窿。

       完球。我爸是江澄他爸情敌,我妈是江澄他爸初恋,是他妈情敌,他们家家庭不和的导火索。江澄知道了还不得拆了我。

       魏无羡由衷地唾弃上一代的混乱关系,第二天就收拾收拾跑了。

       连温宁都没带。

 

 

 

       后来魏无羡辗转去了四川,有一天出门遛弯,看见一群人拿着家伙要为难一个少年,看不过去就出手了。他在孤儿院待了快十年,身手好得很,不一会儿就把人制服了,顺手报了个警,把少年带回自己家里。少年叫薛洋,职业黑客,被仇家围追堵截。魏无羡也会一点黑客技术,薛洋无家可归,两个人就住一起,赚点外快,有需求的时候就搞一发。薛洋比他小,嘴甜会哄人,一对小虎牙特别可爱,魏无羡心就软了,薛洋想玩什么花样都纵容,却没看见少年狼一样的眼神。

       有一天薛洋不在,魏无羡收拾屋子,发现床底有个他没见过的箱子,打开一看,里面全是手铐、脚镣、项圈、铁链什么的,还有密码锁,不是情趣用品,是动真格的要拿来锁人的。魏无羡又仔细看了一下,手铐脚镣项圈里侧都刻了他的名字缩写,床头床尾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用来挂手铐脚镣的铁环。魏无羡毛骨悚然,差点吓疯,他要再晚一步发现,自己下半辈子就等着被锁在床上过吧。这一回比上回更紧急,只顾得上装好现金和证件,直接叫了出租到机场买了到南京的票,离薛洋那个小变态越远越好。

 

 

       经了薛洋这么一回,魏无羡吓得一两年没敢找男人,生怕再遇上一个薛洋。他是南京大学毕业的,回母校看看顺便给自己找份工作。这一年魏无羡二十七岁。他在图书馆做了一个图书管理员,闲暇时随便拍拍照。他就是在图书馆认识的蓝忘机,看着那张跟蓝曦臣九成相似的脸突然心里一慌,后来一想他又没绿过蓝曦臣有什么好慌的,蓝忘机看他的眼神也不像认识他,这下他可浪起来了。蓝忘机总到图书馆看书,魏无羡看他面无表情一本正经的样子就觉得好玩,张口闭口“小帅哥又来借书啦”“小美人儿你昨天怎么没来啊我想死你了”,蓝忘机哪被人这么调戏过,耳朵红红:“不知羞!”魏无羡看他耳朵都红了还绷着脸,更觉得好玩了:“小帅哥耳朵这么红,是不是喜欢我呀?”蓝忘机就把头撇过去不理他了。

       魏无羡本来长得就勾人,这些年又没缺过男人滋润,看着跟熟透了似的,举手投足都是风情。蓝忘机再怎么端庄持重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小处男,根本经不起魏无羡的撩拨。事情最后以蓝忘机被魏无羡破处为结束,当然魏无羡是下面那个。

       魏无羡可喜欢这个动不动就害羞的小床伴了,也没忘了老床伴。他就问蓝忘机:“你是不是有个哥哥叫蓝曦臣?”

       蓝忘机:“是。你们认识?”

       魏无羡:“老朋友。他结婚好多年了吧,孩子多大了?”

       蓝忘机表情很古怪:“我哥没结婚。”

       魏无羡愣了半天,突然穿上外衣抓起包夺门而出,蓝忘机让他吓了一跳,再追就追不上了。

 

 

 

      蓝忘机很疑惑,想了好几天,百思不得其解,打电话把这件事告诉了蓝曦臣。

      正在海滩上给漂亮姑娘涂防晒油的魏无羡突然打了一个冷战。

 

 

 

       半年后魏无羡跟自己的新床伴金子轩参加酒会,正躲在墙角美滋滋品酒,听到一个久违的熟悉的声音:“阿羡,你可让我好找。”

       魏无羡僵硬地转身,面前是微笑的蓝曦臣,直勾勾盯着他的温宁,抱臂冷笑的江澄,笑嘻嘻的薛洋,面无表情的蓝忘机,还有一个脸色不太好看的金子轩。

       我的妈鸭。全来齐了。

       魏无羡咽咽口水,努力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嗨?”


【一发完,没有后续,不要刷队形了。】

评论(357)
热度(10403)
  1. 共39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羡归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