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幕遮、

社情脑洞。
圈地自萌。
挖坑不填。

一、、脑洞

假设羡在求学之前已经跟曦哥暗通款曲(?),到云深的第一天晚上出去买酒,翻墙的时候看见夜训的叽还以为是曦哥,超开心地从墙上跳下来扑到叽怀里一边撒娇一边亲了个爽……然后发现自己认错人了(x)


关于《兄友弟恭》……羡的初夜应该给谁呢_( ͡o ͜ʖ ͡o)


老父亲的哭诉

“我真傻,真的,”江枫眠抬起他没有神采的眼睛来,接着说。“我单知道阿羡在云深不知处把蓝家公子的抹额扯掉了,躲回了莲花坞;我不知道蓝家两位小公子也会追来。我一清早起来就开了门,拿着随便,叫我们的阿羡和阿澄领着师弟们到莲塘摘莲蓬去,躲一躲。他是很听话的,我的话句句听;他出去了。我就在屋里招待两位公子,代阿羡赔礼道歉。蓝家公子离开了小半天,该把阿羡叫回来了。我叫阿羡,没有应,出去莲塘看,只见阿澄和师弟们在莲塘中戏水,没有我们的阿羡了。他是不到别处去玩的;各处去一问,果然没有。我急了,央人出去寻。直到下半天,寻来寻去寻到阿羡院子里,看见门口扔着随便。大家都说,糟了,怕是遭了蓝氏双璧了。再进去,他果然躺在床上,衣裳都给撕烂了,手上还紧紧的绑着抹额呢。……”他接着但是呜咽,说不出成句的话来。


少年含光

微音:

少年含光


 


文| 微音


 


 


你要的枇杷他会给你,


你要的鲜花他会送你,


你要的爱……


他早就属于你。


 


 


---------------------------------------------------------------------------------------------------------------------------------------------------


 


 


这次夜猎的地点稍远,但好在邪祟并不难对付,花了几天的时间清理完毕,许久没机会出来疯的小辈们在回程途中经过一个小镇时不由得露出了流连渴望的神色,魏无羡看在眼里,同蓝忘机耳语几句,转身宣布在此停留几日,他好容易逃出云深不知处,可不想那么早回去啃树皮,趁此机会多吃点香喝点辣再回去吃苦。众人欢呼着住进了一家客栈,在客栈一楼围成一桌嚷着要酒要肉,早把姑苏蓝氏的家规丢了个干净,蓝忘机也破天荒地不约束,任由他们在桌上玩儿起了划拳拼酒。


魏无羡拽着蓝忘机去小镇上闲逛。这个小镇同彩衣镇有几分相似,都是小桥流水的模样,走着逛着,竟然发现岸边也有卖枇杷的姑娘,姑娘似乎天生对笑如暖阳的俊美青年青睐,魏无羡经过的时候,看似腼腆的姑娘忍不住道:“这位公子,要不要枇杷呀?我们的枇杷可甜了,送你两个尝一下好不好?”魏无羡驻足,还未回答,感觉身边人的气压稍稍冷了下来,他陡然想起当年在彩衣镇上,他动作上确实是接过姑娘送的两只枇杷递给蓝湛,但其实心里早就想好要给江澄,叫蓝湛好一顿憋屈。想到这里,魏无羡噗地笑出来,当年小蓝湛打翻醋坛子的模样真心可爱,可惜当年的他不懂,好想回去蹂躏一番逗一逗。


强行正色,魏无羡笑着靠向蓝忘机,仿佛突然没有了筋骨,声音放低放软:“蓝二哥哥,买枇杷好不好,买一筐。”蓝忘机不动声色地揽着他:“钱袋不是在你那儿吗。”


魏无羡嘻嘻:“这不是想让蓝二哥哥高兴吗,你看我买东西都经过你呢,你想吃咱才买,你说不要就不买。”边说着,边掏出钱袋,拿下了一筐枇杷,美滋滋地塞进蓝忘机的怀里,还一路上将亲自剥开的枇杷也塞给蓝忘机,偶尔还趁着夜色浓行人少,来一记枇杷味儿的吻,意图将如今的大醋缸与当年的小醋缸一同哄好。


 


 


 


两人提着一筐枇杷回到客栈挤入酒足饭饱的孩儿们中间,饭后有清甜的水果再好不过,小辈们高兴得差点疯抢,但想到蓝忘机还在一旁,勉强维持了一下姑苏蓝氏的形象,两眼放光地看着魏无羡仿若慈祥的老外婆一般笑眯眯地挨个儿分枇杷,最后剩下小半筐,毫不犹豫地给了蓝忘机,道:“二哥哥,都是你的了。”


众人:“……”手里握着十个似乎挺满载而归的,但突如其来心里空荡荡的酸成一团是怎么回事?


蓝景仪喝了酒,胆子也肥了一些,打着酒嗝就问:“魏前辈,咱明天去哪儿玩儿呀?”魏无羡给自己要了一壶酒,给蓝忘机倒了一杯茶,仰头饮下一口,香得直咂嘴:“刚听卖枇杷的姑娘说,附近有一片草原,是个马场,能骑射,好久没有骑马,不如去那儿逛逛。”当年百凤山围猎,魏无羡那干净利落的黑巾缠眼,挽弓射箭,没有任何灵力也力破风声入靶深几寸的强劲与自信,晃花的可不止蓝忘机的眼,众小辈皆是有所耳闻,早就想亲眼看遍当年夷陵老祖的风采,纷纷同意,暗暗兴奋了一晚。


 


 


 


第二日起来,众人发现赖床成瘾的魏无羡一大早就不见了,左等右等,等到他提了个小包裹回来,钻进房间换了一身衣服——虽然这身衣服也是黑的,而黑的看起来似乎都差不多,只不过这套衣服的红边更显眼,似乎多了一件宽大的外袍,被魏无羡穿出了好几分不一样的味道,比平日更深沉,隐隐有一股诱惑的邪气,但他还是往日的高马尾,又保留了几分纯净活泼。


蓝忘机在看到那身衣服的款式之时,眼神似乎有波动,很快消失无踪。


不等众人摸着头脑,魏无羡插科打诨地招呼着大家向马场出发。


 


 


马场距离并不近,打着年轻人多锻炼身体的口号,魏无羡不让人御剑,于是好走歹走,下午时分了才到达。挑好了马来到马场内,魏无羡翻身上马,动作行云流水好不赏心悦目,众人来不及赞叹一句,只见他忽然将红发带一扯,原本高高束起的长发瀑布一般滚下,似一匹上好的黑绸缎,随便挽起一撮系上发带,任其余黑发铺了满肩满背。整理好仪容,又看他扯下一块黑巾缚住眼睛,挽弓搭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瞄准一处靶子,箭矢刺破风声,带着势不可挡的力道扎透靶心,尾羽还在剧烈抖动,一时半会儿冷静不下来的模样。小辈们目瞪口呆,半晌都反应不过来,丢了魂似的,也不知道是在回味还是没有看清。


魏无羡转头对蓝忘机一笑:“百凤山围猎,怎么样?”


蓝忘机望着这熟悉的装扮,熟悉的射箭姿势,自信而不羁的气场,明明是不一样的脸,甚至身形都相差几许,偏偏就能与当年魏无羡的模样重合得无一丝不妥。


接着,魏无羡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枚小巧的玩意儿抛向蓝忘机,蓝忘机下意识伸手托住,只觉气味馥郁,入手柔软,低头一瞧,是一朵花,一如当年百凤山上,魏无羡用来调戏他、却被他放在心口珍藏的芍药。他抬眸看向魏无羡,后者迎着他的目光里似有光在流动:“是我。”


蓝忘机一怔,魏无羡又道:“抛花的人是我,接住它的人,就是我的人了。”不等蓝忘机回答,他勒紧缰绳,扬起马蹄,大笑着奔向远处,长发甩在身后,衣袍猎猎作响,整个人潇洒肆意,光芒万丈得要淹没全世界,如展翅的大鹏,将明朗的笑音洒得遍地都是:“含光君,快跟上,不然我跑远啦!”


蓝忘机细细端详了手中之物,指腹反复摩挲花瓣,竟没有如当年般放入怀中,而是戴在了左心口的位置,斜晖之下,清冷美人也染上几分艳丽的温度,一双琉璃色的眸子看起来比花瓣更柔软,比夕阳更灿烂。


望着前方人沐浴在夕阳下纵马驰骋的背影,美人忽地一笑,拽起缰绳,闪电一般朝着那将一身黑衣穿出潋滟之光的人的方向追上去,白衣扬起,如一条优雅的白龙,又惊呆了一众子弟。


蓝景仪回过神来,啧啧感慨:“含光君笑起来真是要命啊……难怪魏前辈……他刚刚错过了一定又要捶胸顿足的。话说思追,你有没有觉得自从魏前辈回来,含光君越来越……唔,怎么说呢,更接近‘含光君’这个雅号了,虽然以前也浑身发光的样子,却缺少了点什么,而如今没有从前冰冷,柔和了不少……咳,我随便说说的。”他可没胆子说,虽然含光君依旧面无表情,但给他的感觉渐渐接近稳重却慈祥的老父亲了……


蓝思追看着远远甩开他们的那对身影,一黑一白在广阔的草原上快要缩成两个点,日光开始西沉,正正落在他们面前,宏伟又壮观,朝着它奔跑仿佛能被那热量感染,满心都是奔向下一个美好日子的热情与期待。


含光含光,含着尘世希望之光,皎皎君子如月,是暗夜里的明灯与向往。


但是夜太寂寥,月色太清冷,无悲无喜,无情无欲。所以他向往的是太阳那般由内而外的光芒,一出现便万物复苏。


那才是蓝忘机心底真正的光,那是生命之光。


 


蓝思追低头牵起缰绳一笑,招呼了大家一齐朝忘羡二人的方向驰骋,捡了一路那人的笑声,觉得从眼到心都亮堂堂的。


原来追逐着那抹日光,自己真的也能够变得温暖。连旁人都被他的光芒点燃,何况含光君呢?


含光君那些年唯一失去的光,终于找回来了啊。


幸好回来了啊……羡哥哥。


从此无所羡。


 


 


 


 


 


人生不多羡,只念暮与朝。

岐山温氏清谈会上你羡一把扯下了叽的抹额,叽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迅速夺过抹额把人手给捆结实了,公主抱起来,一旁的曦哥笑眯眯地摘下自己抹额,把羡的脚绑起来了。两个人抱着一个一脸懵懂的羡走向树林深处,幕天席地,那啥那啥。


笑容逐渐变态.jpg


想看双璧羡三劈车(超小声)


【忘羡/车】雪夜初

Fengmg:

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熊熊燃烧的老司机之魂!!!!转业吧(搓手(啥


谢谢哦=3=,爽~


牧羊大烧麦雏雏:



这篇小黄文是我的一个精神分裂,总之不是本人写给wuli图图 @Fengmg 的一个生日礼物。至于为什么一个画手要答应给别人写黄文当生日礼物,这就还要从五百年前我们造孽的臭味相投开始说起(不。




此文设定上是小龙叽X过儿羡的paro,也就是师徒年上武侠背景大概是一个三十叽和十六羡。之前我用这个设定写了四章故事,后来因为太忙加上构思不完整所以没有空继续填坑了。




大概的前情提要和设定:师徒互相暗恋,羡羡冲动表白,蓝二因师徒关系而纠结,后两人遇险,在惊心动魄中确定对方心意(呸,是不是很狗血,是。




没有什么写作经验,脑子里一片空白连那啥的流程都搞不懂,写得非常非常辣鸡,写完以后只想自杀……




最后是惯例,人物属于秀秀,所有的雷点和ooc都是我的。








正文:




入夜,窗外是沉沉的风卷着夜雪。屋子里烧着热烘烘的地龙,还放着炭盆,纵然是魏无羡怕冷,也能在这个寒夜睡得一个好觉了。




蓝忘机推开房门,只想着静悄悄、不要惊醒了他的瞧上一瞧,但撩开床帏一看,魏无羡已经醒了,睁着一双眼睛,半个脸埋在被子里,像树洞里探出头来张望的松鼠。看见蓝忘机来了,魏无羡便抱着被子爬起身来。蓝忘机在床沿上坐下来,低声问他:“可还有哪里不适?饿不饿?”




作为师徒相伴多年,蓝忘机纵然是宠他护他,却很少有这么实打实温言软语般与他说话。也不知是因为魏无羡今天那般不要命的样子实在吓得他狠了,总之,蓝忘机现在有些不同于平日那份如与生俱来的高冷绝尘模样,况且,他现在不想那般端着与他说话。




魏无羡摇摇头说:“吃了睡睡了吃的,我现在好得很呀。”说着往床铺里头拱了拱,身边腾出个位子来。他拍了拍那个刚才被他坐过,现在凹陷下去的被褥坑,像是要邀请眼前这位姿容端正的谪仙君子像他一般蜷缩在床上。




不成体统,有违雅正。




蓝忘机脱了靴,往床上坐去的时候想,罢了,随他开心就好。




魏无羡一下喜笑颜开,扯着蓝忘机的袖子,得寸进尺的往他身上拱过去。他凑得很近,蓝忘机也没再说他坐姿不断,反而敞开了手臂,干脆整个将他捞进怀里,那股令魏无羡着迷又心安的檀香立刻把他整个人笼着,熏得他有点头晕目眩。




自他之前一时冲动告了白,又被一堆突如其来的事搅得七上八下,两人完全没有功夫和心情好好地、安安静静的坐下来把这事儿理一理。




今天的气氛刚好。况且,魏无羡突然发现,事情也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没有转机。




魏无羡窝在蓝忘机怀里,突然坐起身来。他年纪轻,身量还小,这么一坐在蓝忘机盘着的腿上,直起身刚好说话。




他开了口:“今天……”




“今日之事,实在是过于鲁莽,你……今后万万不可再如此。”




结果又成了谆谆教诲,虽然那语气里透着温柔,伴着昏暗的烛光,映得魏无羡的脸泛着一层光。




魏无羡半真半假的委屈,说道:”那也不能看着那下三滥的东西往你身上招呼啊。况且你看我少了一根手指头吗,还不是好好地,一点事儿也没有。“




说着他挥起手掌,五只手指伸展开如蝴蝶一般在蓝忘机眼前晃来晃去,还没晃两下,便被一把抓住。




蓝忘机的手掌长过他一截,他细长优美骨节分明的手指捉着他的手,握在手心里,轻轻捏了两下说:“若是少了……“话没说下去,手里握的更紧了。




这举动实在是有些暧昧,让魏无羡突然心里扑通噗通的跳起来,他盯着蓝忘机摩挲他手心的手指,心里涌出的一股暖流催促着他赶紧做些什么事。




“蓝、蓝湛……”




“……叫师父。”又来这一套。




魏无羡可不吃,他仍是坐着,却转过身来与蓝忘机面对面没有被握住的那只手压着蓝忘机的肩膀使劲让他看着自己。




“蓝湛,你听我说。”他深吸一口气。




“你特别好,我喜欢你。我、我是认真的,我、你……”他终究年纪小,没经历过世情,之前觉得全无希望,如今心里的火苗又被点燃了一小撮,却只有满心的忐忑不安不知如何交付。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向自己所敬所爱之人告白,只说了这么一句,已经把几乎所有的气势汹汹用完,整个人控制不住的开始颤抖,却愣是撑着不肯跌倒下去。




蓝忘机看着他,没有说话,伸出手掌托着他后背,怕他一不留神栽了边去。他看着眼前的小徒弟,突然又想起他捡到他时候的那些画面,他牵着他的小手走在云深不知处的回廊深处教他认路,他接着从树上跳下来的他接了个满怀,那时候的他满身都是脏兮兮的树叶和杂草……又后来,这些似曾相识的场景变了味,他只知不该,却又甘之如饴。




曾经想凭着自持和隐忍压抑着这份冲动,心湖却被这小家伙一而再再而三的撩起波澜,然而每次冒出这样的念头,他都会在心里反复的谴责自己的不堪和龌龊。本来是这样的关系,他是不应该迈出这一步的,他不能,也不敢,却没法在内心拒绝那样的吸引。




所以之前看着魏无羡差点送命的一瞬间,他脑子里闪过的念头居然是,世俗、礼法、世人的成见,这些到底有什么重要的呢,比起他来说简直堪堪不值一提罢了。




魏无羡不知蓝忘机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自己都如此这般,那边却还是没给出自己想要的回应,他还是紧张,指尖开始忍不住的发冷,下意识的想把手从蓝忘机手掌里缩回来。








滴——————————








夜已经入的深了,隔着一层纸帘的窗外是无边绵延的沉静夜色。小小一方床幔之中,回荡着少年清亮又沙哑的声音和男人低沉的喘息,两个交叠缠绵在剪影在最后的烛光映衬之中摇曳不止。直到室内昏黄的灯火已经渐渐不支,快要跌倒在烛台之中。


深夜短打

蓝思追第一次见着魏无羡的时候还是个十六七岁的半大孩子。


他是知道魏无羡名头的,蓝氏江山唯一一个异姓王魏长泽的遗孤,当时边疆祸乱,魏长泽夫妻战死,剩下一个小儿子流浪了好几年,七八岁上才被皇帝和摄政王接进宫里养着。皇帝怜惜他年纪小又没了爹娘,身子骨也不大好,因此宠得不行,就连一向冷冰冰的摄政王也时常从宫外带些好吃的好顽的给他。就这么着,魏无羡在宫里一直待着,左右宫里头没有妃子,宫女也少,没什么好避讳的。只是魏无羡的爵位还没定,宫人们不过含混着叫“小殿下”“小公子”罢了 。皇帝听说,也没有说什么。倒是没少听说这位小殿下身子不好,不大见人。


蓝思追是摄政王的心腹,自然也是皇帝的心腹。他照常入宫进了皇帝的内室准备汇报工作,摄政王也在,却多了一个看着比他还小的少年,想必就是传闻中的小殿下了。小殿下穿着一件玄色带红纹的长衫,散着头发,显出雪白的皮肉,桃花眼有点湿漉漉的,脸颊眼角一片绯红,有一搭没一搭的摸着怀里一只猫儿。整个人神态懒懒的,看着确实是身体不好的样子,眼角眉梢却莫名其妙地透着些让人脸红心跳的韵味。蓝思追看得有点愣。


他这边汇报完了,那边小殿下撒娇似的说好饿,想要。他想着小殿下八成是饿了想吃东西,就知趣地告退,却发现皇帝和摄政王的眼神莫名地深沉下来。


后来又过了好几年,蓝思追冒着被打断腿风险把江大人的外甥金凌娶回家,享受闺房之乐时,才明白一些事。比如皇帝、摄政王和小殿下的关系,当时小殿下的神态,好饿和想要也不是真的想吃东西。


脑坑4

猫猫双璧x人类羡


魏无羡羡一直没啥动物缘,但是却很讨猫的喜欢。尤其是他捡的两只。

两只猫都是纯白色,皮毛油光水滑,体型纤细优雅,眼睛都是很漂亮的琥珀色,其中一只眼睛的颜色要浅一点。魏无羡一见就爱上了,可是这两只猫看起来好像是有主的,所以他只是摸摸两只猫的小脑袋就准备回家了,结果两只猫一直黏在他脚边不肯离开,魏无羡就决定把它们带回家。

羡给两只猫起了名字,眼睛颜色深的叫涣涣,另一只叫湛湛。他偏爱涣涣一点,因为涣涣黏人还会撒娇,挠下巴摸肚皮来者不拒,还会主动舔他的脸玩亲亲。湛湛就矜持多了,不爱叫,只让摸头,傲娇得不行,只跟涣涣玩它又不高兴,结果他抓住机会亲了它一口,整只猫都有点愣住了。

两只猫的生活极其规律,晚上九点喵喵叫催着他睡,早上六点把他舔醒,还把他的零食藏起来。两只猫睡觉都喜欢窝在魏无羡身边。


魏无羡觉得这样的生活真的很不错。直到有一天他回家打开门,发现客厅里有两个长得巨帅有八九分相似的猫耳裸男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没了。


【双璧羡】兄友弟恭

久违的更新!

ooc

ooc

ooc


8.

       蓝忘机快要醋死了。

       明明魏无羡先撩拨的是他,结果这个小没良心的把他搞得心烦意乱,还撩完就跑,转头就被他哥拐自己那去了。天天学吹箫,听说吹的还是裂冰,一口一个“曦臣哥”“涣哥哥”叫得又甜又腻,跟作弄自己时的语气完全不一样。

       有必要做些什么了。蓝忘机想。


9.

      “蓝蓝蓝蓝二公子——”突然被蓝忘机搭话,聂怀桑还以为自己偷藏春宫的事被发现了,吓得哆哆嗦嗦,扇子都掉了。

      “我该如何追求一个人。”蓝忘机面无表情地问。

聂怀桑:“什什什么?”

       天哪他没听错吧蓝忘机这么清心寡欲的人都开始思春了吗???这是谁家仙子被他看上了啊???我看起来是很懂这个的人吗???

震惊之余他忽然想起跟魏无羡勾肩搭背时那道如影随形的冰冷视线和颇有警告意味的眼神,惊恐地吞了一口口水:“……是魏兄吗?”

       蓝忘机严肃点头。

       聂怀桑快哭了。就在半个月之前蓝曦臣还特地请教过他魏无羡的一些喜好,他就感觉不对,如今再加上一个蓝忘机……他不想懂也得懂了。

      …… 他是不是撞破了什么兄弟阋墙横刀夺爱的玄门秘辛?


10.

      聂怀桑教蓝忘机要直接表达自己的想法,遵从内心 ,不必拐弯抹角,简称打直球。蓝忘机表示受教。很快这条理论就得到了实践并取得可喜的成果。

       这一天魏无羡照例去藏书阁找蓝忘机玩——或者说玩蓝忘机。江澄总说他一天不撩拨人家就浑身不舒服,迟早要吃亏。可是逗蓝忘机真的很有意思嘛,一撩就炸,要么就是板着脸一顿“无聊轻狂不知羞”,跟他平时一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样子差远了,特别好玩,不过最近对他的态度倒是好了许多,魏无羡只当是蓝忘机终于开窍想跟他做朋友,没有多想。

魏无羡从窗子外翻进来的时候蓝忘机正在抄书,扭股糖似的缠在人身边,原本已经做好不被理睬的准备了,却见蓝忘机偏头,琉璃色的眼睛直直地看向他,让他莫名的心跳加快。

       蓝湛眼睛的颜色好浅呀。……嘴唇也好软的样子……

       魏无羡还没发觉自己的想法跑偏,冒出一句:“蓝湛你真好看……”

       蓝忘机红着耳朵轻轻地道:“你更好看。”

       魏无羡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11.

      最近魏无羡没去找蓝曦臣学箫。魏无羡有多调皮捣蛋他是知道的,叔父没少跟他抱怨,他以为魏无羡又被叔父罚了走不开,结果一番旁敲侧击之下才知道魏无羡最近乖得很,什么祸也没闯。蓝曦臣知道了。魏无羡八成是被他的好弟弟给扣下了。

      果不其然,蓝曦臣推开静室的门,就看见魏无羡小猫似的给蓝忘机圈在怀里手把手地教怎么勾弦。蓝忘机耳朵泛着红,魏无羡脸有点红。

      好啊,敢和亲哥哥抢人了。

      兄弟两人视线在空中交汇,眼神中一片暗流涌动。魏无羡还没搞明白状况,突然感觉有点危险。

      魏无羡:害怕.jpg


TBC.